行业动态

心里半点不敢小觑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检测 来自

  “真世,你先回房间。”

  突然,晴明转过头对着真世温声开口。

  真世瞪了眼睛,鼓起腮。

  又不让她听?

  晴明回以一个和善的笑容,蔚蓝的眸子里闪烁着不容拒绝的光。

  真世,真世瞬间泄了气,灰头土脸的回了房间。

  臭哥哥!

  看着真世这么怵晴明,库拉索眨了眨眼,心里半点不敢小觑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男人。

  “你是,谁?”库拉索还没有习惯说话,声音都有些干涩。

  晴明微微一笑,“嗓子不舒服的话,过来坐下倒杯茶润润嗓吧。”

  这也算是变相的邀请库拉索坐下交谈的意思了。

  库拉索顿了顿,僵硬的迈动步子,走向晴明的对桌,坐了下来。

  晴明主动给库拉索倒了一杯碧螺春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  在晴明含着笑意的眼神下,库拉索深吸一口气,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。

  蕴含着灵力的茶水在口中化开,茶水的热度驱散了刚刚从黑泥中脱身而出的寒冷之意,同时也滋润了干涩的喉咙,僵硬冰冷的四肢几乎在瞬间,就回暖了不少。

  库拉索立刻意识到了自己喝的茶的不一般。

  因为之前是人面树的宿主,对于妖怪的非人世界,她也并不是不知道的。

  心里有了思量的库拉索捧着茶,又喝了几口,感觉到身体已经不再那么僵硬了,才缓缓开口:“请问,您是?”

  “我叫源晴明。你刚刚看到的那个小姑娘,是我的妹妹源真世。”

  源...

  晴明?

  库拉索显然想到了什么,目光古怪起来。

  “你想要什么?”库拉索沉默了一会儿,开口道。

  “这个嘛,我想要知道,你所在的那个黑衣组织的情况,特别是关于,你们组织的RUM和那位先生的事情。”

  顶着库拉索古怪的目光,晴明微微一笑。

  库拉索瞳孔微缩,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。

  晴明看出库拉索的动摇,他没有继续追问,而是临时换了一个问题:“那这样来说吧,在摩天轮的时候,你为什么会选择留下而不是跟琴酒他们回组织呢?据我跟公安的交涉,才知道好像是你主动打晕了他们的人,但是却没有选择回到组织。”

  “......”库拉索抿抿唇没说话。

  她的眼中有挣扎,更多的是一抹茫然的憧憬。

  为什么没有跟着琴酒回到组织?

  因为累了啊......

  那样每天游走在生死的边缘上,为了那一线生机拼命的日子,还不如去个游乐园,跟孩子们一起玩耍一天的轻松。

  虽然很讽刺,可是那两天,确实是她这么多年以来,过过的最安心轻松的日子。

  所以那时候,她没有遵从琴酒的命令待在摩天轮的观赏舱中,而是逃了。

  她的心也开始野了,会渴望自由了。

  就像是一只长期被锁链囚住的鸟儿,一旦得了自由,便会上瘾,渴望更广阔的天空去飞翔。

  她也要想脱离组织的束缚,跟雪莉酒一样,跟普通人一样城市中生活。

  晴明轻笑一声,仿佛知道库拉索的想法似的,蔚蓝的眸子深沉起来,“既然你早就已经有想要挣脱束缚的心,那何不遵从着本心,脱离出去呢?反正曾经的你,的确已经死了。现在的你,不论是身体还是DNA、指纹,都与之前的你不一样,可以作为一个全新的开始,只是脸还有些相似而已。”

  库拉索目光微动。

 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长春康辉童装有限公司 www.changchunkanghui.com 版权所有  

热线电话:86-431-81931119 829319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