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动态

出去住也成,再次实施居家令 邻州暂不重新开放

  苏铃在一旁怯怯地看着她,眼中露出几分害怕来,“娘,如今二叔和婶母回来了,岂不是知道咱们做的那些事?”

  “知道又怎么样?!”苏樊氏眼睛暴瞪着,几乎要突出来的模样,厉声道。

  苏铃瑟缩了一下,眼中颇有几分委屈,苏雷心疼女儿,忍不住开口道:“这与铃儿何干?再说了那些人跟咱们常年不在一处,不信任咱们也是有的。”

  “你知道什么?若你争点气,我们怎么会落得眼下的局面?儿子就在外头却不能和咱们团聚,在这里寄人篱下的日子你过着好,我可不觉得好!”苏樊氏转过头来一腔怒火便转向了丈夫。

  苏雷被骂的狗血淋头,心中很想说若是不愿意住着,出去住也成,二房不可能不给他们安置好,他们自己手中又有余钱,这日子决计也不会差。

  可他不敢,畏妻如虎的他早就习惯了妻子的喝骂,听见这话也只不过是条件反射般的瑟缩一下,随后低下头来不再多说什么。

  苏铃见状也只好低下头来,默不作声。

  苏樊氏心中的愤恨根本不只表面的这一点,本想着找两个帮手,谁知道这帮手也反了水,竟然招惹来了在庄子里头闲着的苏霆和苏夫人,苏霆倒还成,只是一个悍烈的明玥她就已经吃不消了,再来一个心思缜密看似悠闲自在实则心思很沉的苏夫人,她愈发觉得棘手。

  偏偏自己这边,丈夫什么事也不知,女儿却是拿不出台面,亲事耽搁到现在还没说明白,要不然也能跟着沾沾婆家的光,真是可恨!

  她喘了两口气之后,这才勉强稳住心神,低声道:“知道又怎么样?那不都是事实么?苏钰如今都不归府,谁知道是死了活了,便是活着,别人难道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吗?原先只包戏子养粉头也就罢了,如今连小倌馆都出入起来了,这样的人有什么能耐承继爵位?”

  苏铃听见这话,目光中露出几分不屑来,倨傲地坐直了身体。

  苏樊氏没有忽略女儿的模样,顿了顿之后,便低声道:“待铃儿成了侯府嫡女,那身价可就不一样了,是以眼下最最要紧的就是……只消苏钰没有子嗣就是。”

  苏铃抬起头来看着苏樊氏,脸上有些红,顿了顿之后道:“他都没有和世子妃圆房,怎么可能会有子嗣?”

  苏樊氏闻言,讥诮地笑了起来,“没有圆房?”那是糊弄鬼呢,她就不信先前苏钰在府中,虽然时常和明玥争执打架,这样的美人放在嘴边,他能放过?

  在苏樊氏眼中,苏钰早就是一个色中饿鬼,没有半分可取之处了。

  苏钰这副德行,她定要把这罪名坐实了不可,只不过明玥该如何做呢?苏樊氏陷入了忧虑之中。

  飞骑卫保护严密,毓熙院到现在她也没有多少机会能进去,更不用提别的了。

  苏樊氏气得牙根痒痒,却无可奈何,如今从里头是没什么法子了,从外头……

  她眼睛一亮,当即便得意地笑了起来,老天爷怎会这般让自己束手无策。

  回到毓熙院不过一会儿,就接到了帖子,说是校尉府申家过些日子要办一个赏花宴,京中不少人家都去了。

  如今校尉府步步高升,如火如荼,原先瞧着不过从四品官员,如今已是正四品了,几能与苏霖比肩了,这对于一个并非世家出身的人家来说,已是十分不错的了。

  是以,京中如今唯瞧着申家炙手可热,只是申家如今也有些学聪明了,尽量地低调而行事,这么一来,就更吸引了各家官眷与之交好。

  这一次申夫人举办赏花宴,也有扬眉吐气立家中威风的意思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长春康辉童装有限公司 www.changchunkanghui.com 版权所有  

热线电话:86-431-81931119 829319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