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
最前线——赛买提·艾买尔“战”她们两个的故事

  那女孩舒了一口气,眸中颇有几分遗憾,她来京城不久,没有什么朋友,这个姑娘倒是很和她的脾气,不过这也要看别人愿不愿意和她做朋友了。

  是了,她一早就瞧出这是个姑娘,不过见人家不愿意说,那也没有什么法子,或许别人有隐事呢?

  明玥随手帮了一个人,并没有多想什么,只是却不知道,她们两个的故事才刚刚开始罢了,回到镇南侯府,载福管家早就等着她了,见她如此打扮,嘴角抽搐了一下也没说什么,依旧恭敬地请到正堂中。

  进了正堂,明玥拱手行礼,“见过侯爷和夫人。”

  苏霆和苏夫人正低声说着什么,瞧见她这样打扮,也是忍不住一愣,片刻后,苏夫人眼中漾起几分笑意来。

  “这样穿多了几分精神,玥儿果真是穿什么都好看。”苏夫人由衷地赞叹道。

  苏霆微微笑着看着明玥,明玥抽搐了一下嘴角,抬起头道:“今日出门,为避着忌讳,便只能这般打扮,请侯爷和夫人恕罪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可怪罪的?”苏夫人笑眯眯地道,顿了顿之后只与她说了一大通潜衣而行,白龙鱼服的危害来。

  絮絮叨叨的模样,苏霆都忍不住摇头,明玥微微笑了笑,抬头道:“夫人叫我来可有什么事么?”

  听见这话,苏夫人忍不住便有些犹豫起来,和苏霆对视了一眼之后这才扭过头来看着她低声道:“这些日子我也知京中有不少流言,亲家夫人身体也不好,钰儿这孩子在京中却也不归,着实叫你平白受了许多委屈。”

  这样的委屈又不是今日才有,且明玥从来不觉得这是委屈,是以对苏夫人这样的态度一时有些诧异起来,不过倒也没多少什么,依旧静静地听着。

  “……倒是眼下这情形,却是不能镇日在府中,咱们总得交际应酬往来,我这一次回来便是为着此事,到底苏氏一族还有这诸多族人在……”

  明玥听了一通之后,勉强明白了苏夫人的言下之意。苏夫人和苏侯爷自己个儿怕也是不愿意回来的,只不过眼前镇南侯府的这般模样,不少苏氏族人知道在明玥面前讨不了好,便径自把信送到了庄子上,上头阐述的话无不是要保住镇南侯府的百年基业,苏家都还要靠着镇南侯府呢。

  这些族人并不是苏雷和苏霖,苏家在京城之中并不显赫,衡州老家中也不过是其中一支,如今皇帝病重,京中局势不明,人人都在瞧着,何以不担心?

  是以因了这样的缘由之下,苏霆少不得要回府坐镇,而苏夫人也要开始在京中走动起来,显得镇南侯府的体面仍在。

  明玥听见这话的时候态度是不置可否,她并没有觉得镇南侯府离了这些走动就过不下去了,镇南侯府立府的核心是忠于皇帝,便是眼下的皇帝也只不过是冷落罢了,饶是如此,没有真正把镇南侯府推倒之前,皇帝和皇后也还是会礼敬的。

  从根本上看来,镇南侯府根本就没有要和别的人家交好才能获得立足之地缘由,这些事情的根本缘由……可能只是因为有心人在其中作梗吧。

  至于那些人,不用想才猜得到,想要用舆论来让苏霆和苏夫人感到压力,却没想到那些通过气的人并没有想着让眼前的苏霆下台,哪怕是苏霆再另行生一个嫡子或者庶子,甚或者从宗族之中找另一个承袭爵位的子嗣,都比他们上台要去强,这才把信送到了庄子里。

  她冷笑一声,这如意算盘落了空,只怕眼下祥安苑里头这会儿正着恼着。

  明玥并没有猜错,祥安苑中此刻火气正炽,苏樊氏劈手摔了一只杯子,那还是她从衡州老家带来的一套白瓷细杯,极为精美,此刻怒火攻心,竟也顾不得这个了,抬起头来怒声道:“这群混账东西,竟敢、竟敢这么做?他们眼中除了苏霆便没有旁人了,这辈子都难出头!”

  苏雷在一旁没有说话,这样的事情他惯例是没什么话可说的,这样的事情苏樊氏向来都是自己做,顶多也就是知会他一声,如今出了事,他自也管不到。

  况且,苏家的那些族人,也并没有把他放在眼中,他的话并没有什么分量。

 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长春康辉童装有限公司 www.changchunkanghui.com 版权所有  

热线电话:86-431-81931119 82931918